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今晚出什么码2020

南京解放后3天派人感谢一军官:江防图是他侦取的


更新时间:2022-01-12  浏览刺次数:


  南京党史办公室一直保存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许多年过去了,办公室中最早一批老同志已经退休,办公室在搬家整理的时候,有人将它翻了出来,询问能不能将它扔掉。

  有一位老同志看见了,连忙阻止:“这个公文包,是当年大军渡江时,地下情报员把江防图送来时用的包,这是革命文物啊,可不能丢!”

  后来,有一位记者来到党史办采访,提到了当年记载了部队江防兵力部署的地图。史料之中记载着,这份地图是一位叫做沈世猷的地下情报员从汤恩伯江防司令部弄出来的,通过另一位地下党员朱启銮送到了解放军的手上。

  如今,这两位潜伏战线上的英雄已经去世了,这只包到底是谁的,我们已经不得而知。

  记者和党史办的同志们都想要复原这一段历史,从仅留下的资料之中,他们找到了沈世猷的妻子丁明俊的住址,因为没有联系电话,他们也是费了一番工夫才找到老人家的家。

  丁明俊已经80多岁了,精神很好,也很善谈。当记者拿出党史办一直保存着的那只旧皮包之时,丁明俊戴着老花镜看了又看,激动道:“这就是沈世猷的公文包!”

  老人的思绪马上回到了1949年的南京,说起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她的记忆依旧十分清晰。

  沈世猷和丁明俊都是中国的地下情报员,沈世猷的公开身份更为特殊,他是一名官员,潜伏在敌人的心脏。

  20岁这年,沈世猷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当他怀抱着满腔热血来到求学之地,却目睹了“七七事变”的爆发。

  国难之际,他毅然投笔从戎,前往河南开封,考入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桂林分校。

  此时的沈世猷在第85军特务连担任连长。大沙河一战,第85军被日军合围,沈世猷率特务连从外围向新四军彭雪枫部队借道,为85军杀出一条突围的血路。

  抗战胜利后,沈世猷因为战功获得了一块进口瑞士手表作为表彰奖励,他一直戴着这枚手表,纪念这段与敌寇厮杀到底的人生。

  抗战胜利后,沈世猷先后任职于首都卫戍司令部和国防部一厅。而当时国统区物价飞涨,民不聊生,沈世猷深刻认识到了内部的腐败,对已经失去了信心。

  心中沉闷之时,沈世猷就会去找思想上比较接近的黄埔同学一起谈论时局。他们之中有一名在空军司令部供职的同学沈济世,他曾经在美国西点军校留学,留学期间就已经加入了中国。

  在沈济世的联络之下,沈世猷秘密加入了中国的地下情报组织,成为一名地下军事情报人员。他不仅要通过各种渠道获取情报,并将情报安全送到“老家”,还要接受党组织的指示,做好策反工作。

  丁明俊和沈世猷是安徽宿县的同乡,出生于富裕家庭。丁明俊7岁前往上海读书,14岁淞沪会战打响,她不得不和父母离开上海,回到家乡。

  1938年,宿县沦陷,丁明俊的父亲丁洁尘拒绝出任伪职。此时彭学枫部正在宿县开展游击战,丁洁尘捐钱捐物,支持抗日。后因日军残暴,丁洁尘不得不带着家人离开故土,四处逃亡。

  在和沈世猷结婚之前,丁明俊只知道他是一名年轻军官,在抗战之中曾经立过功。

  小夫妻的婚房是丁洁尘购置的,位于吉兆营巷,毗邻珠江路和中山路,出门向北就能直接到达鼓楼。沈家的房子地段非常好,一共有三进,前面是大街,后面是一条偏僻的小巷,前后还有两个小门,可进可退,非常适合做地下联络点。

  1948年底,因南京地下联络站有暴露的危险,沈世猷就将新房提供给地下党组织,作为联络站。

  沈世猷是一名军官,岳父又是一名爱国富商,这样的家庭在当地还是颇有地位的,敌人不会轻易将这里和地下党组织联系在一起。

  沈世猷所在的情报小组成员都深藏在各个机构之中,包括陆军总部、空军总部、联勤总部、国防部和伞兵总队等等。

  当时多部门频频出现起义,纷纷投靠了解放区,内部人心惶惶,互相猜忌,蒋介石又气又急。这些起义事件之中,有不少就是沈世猷所在的情报小组参与谋划策反的。

  在抗战时期,丁明俊已经对中国有了初步的了解,她亦反对内战,此时更是坚定地选择和丈夫站在一起,一同加入了南京地下党组织,以官太太的身份帮助他们传递情报,联络工作。

  结婚之时,丁洁尘为女儿定制了四季高档旗袍作为嫁妆,丁明俊每天穿着高雅的旗袍,精心梳妆后才会出门。

  她看起来和其他的官太太没有什么不同,实际上她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同志,传递情报。

  为了瞒过敌人,中共地下党员们来沈世猷家中碰头,都会化装成富商或者社会上有身份的人。而当时地下党组织资金有限,同志们的衣服都比较简朴、单薄,手上也没有存款做一件新衣服。沈世猷于是自掏腰包,为同志们备下了新衣。

  沈世猷一向节俭,还要资助地下党同志,实在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开口向岳父求助。

  只有一次,沈世猷向岳父要了一件他的长羊毛皮袄。丁洁尘个头高,有一米九,沈世猷就将长皮袄剪成两半,一半改成了短皮袄,一半改成了皮背心,供冬日来往的同志们用。

  这件皮袄不少同志都穿过,大家都很珍惜,用完后再还给沈世猷。当时沈世猷还参与策划了空军飞行员起义,起义人员就隐藏在沈世猷家中,离开的时候也穿着这件皮袄。

  图|为掩护同志、便于工作,沈世猷、丁明俊夫妇将家改为地下党联络点,并为往来的地下党同志专门改制的棉袄

  晚上,沈世猷和丁明俊熬夜记录和整理情报的时候,也会披上这件皮袄;有时候,家中正在举行重要会议,在门外放哨的同志们,也会穿上它。

  南京湿冷的冬日,寒风刺骨,这件皮袄就像沈世猷一样,给了来来往往的同志们,最朴质的温暖。

  三大战役胜利后,解放军一鼓作气南下。汤恩伯调集了60万兵马,部署在京沪杭战区和长江下游,号称是“固若金汤”的千里防线。

  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在南京孝陵卫,汤恩伯在此处设立了江防总部,想借长江天险阻挡解放军南下。

  沈世猷收到了上级命令——打入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公开身份为中校军官,在江防最高总指挥部潜伏,以便获取更有价值的情报。

  沈世猷找到了汤恩伯的参谋长周自强,周自强曾和沈世猷一同共事过,沈世猷提出想要前往江防司令部工作,周自强没有多想,直接将他调往总部第三处任中校参谋,主管机械化作战。

  他进入江防司令部之后,一直利用老同学和老同事拉关系,对于关键部门的人员,他经常请他们吃饭,在经济上慷慨解囊,和他们打成一片。

  沈世猷陆陆续续将各种情报信息送了出去,此时的南京被重重的宪兵和特务把守着,地下工作进程艰难,沈世猷是单线联系的,每次和交通员见面都要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交代好一切事务,一到时间必须马上撤离。

  丁明俊的侄子丁良典来到了南京读大学,也住在沈家。丁良典在沈世猷夫妇的影响之下加入了中国,此后地下联络点的安全保卫工作就由丁良典担负起来。

  丁明俊有了女儿之后就开始紧张起来,只要女儿一有哭声,丁明俊就开始焦虑慌张。幸而有丁良典在一旁协助,他心细聪慧,如何隐蔽地下联络点,如何制造假象骗过敌人,他都做了精心的设计。

  丁良典急于为地下党组织的行动尽一份力,也想要加入到策反活动之中。沈世猷却劝他千万不要过问党组织的情报,只要负责好联络点的保卫工作,平时就算见到了熟悉的同志,也不要交谈,大街上见面不要打招呼。

  丁良典觉得很诧异,丁明俊也觉得不能理解。沈世猷解释道:“我们是在敌人下搞斗争,必须单线联系,隐姓埋名。地下无名战士真无名,才是英雄本色!”

  丁良典马上就领悟了,对姑父认真地说:“我要做一个地下无名卫兵,站在自己的岗哨上!请姑父放心,把地下联络点的责任交给我和五姑(指丁明俊)吧,我们一定使地下之家天衣无缝,针插不入,水泼不进!”

  沈世猷的任务艰巨,工作繁忙,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在高官之间应酬,以便在短时间获得他们的信任。他经常不能回家。丁明俊和丁良典守着他们的联络站,没有出现过一次差错。

  一天夜里,和沈世猷单线联系的卢伯明同志来到沈家门口,按照约定暗号轻轻敲了几声房门。

  沈世猷知道这是有紧急情况,赶紧开门去迎。卢伯明告诉他,组织现在要给他一个十万火急的任务,希望他能迅速搞到安庆到芜湖之间的江防图,特别是获港一带,越快越好,越详细越好。

  江防图和从前的情报不同,这是作战机密,不是沈世猷现在的职位能够接触到的。

  当时情报小组的成员只留下了沈世猷一个,其他的成员有的已经起义前往解放区,有的正在上海继续潜伏任务,沈世猷没有人可以商量,只得孤军奋战。

  一段时间之后,沈世猷打通了人脉关系,能够随意出入作战室了,他还和汤恩伯专用电话线的主管参谋搞好关系,想要探听汤恩伯的一些机密电话,但一直没有机会弄到完整的江防兵力部署的情报。

  后来他得知江防兵力配备情况保管在第七绥靖区主管参谋胡健的手中,沈世猷开始时时注意这个人。

  沈世猷正在上班途中遇到了胡健,胡健正要陪同上司视察江防。而此时总部公务繁忙,胡健急于找人替他完成部分工作。

  沈世猷平时人缘不错,胡健对他也比较信任,没有多想就将总部的事情交给了他,还将抽屉的钥匙也给了他。

  沈世猷见胡健走远,马上关上办公室的门,打开抽屉寻找,果然让他找到了从安庆到芜湖地段的兵力部署图。

  图中的信息量非常大,沈世猷没有带相机,如果仅仅靠临时记忆是没有办法完全背下来的,如果现在在办公室里面誊抄下来,不仅时间来不及,万一被人发现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沈世猷想了一会儿,决定冒险拼一次,他将江防图放进自己的公文包之中,整理好军装,平复心情后走出了办公室。

  丁明俊和两个人沈世猷一个念一个写,连夜将江防图抄了下来,就连江心洲之中一个排、一个班的装备都详细记录。

  等到江防图完全抄好,已经到了凌晨时分,沈世猷带着原件赶紧去江防总部。他叮嘱丁明俊,一定要将江防图送到地下党组织同志的手上。

  沈世猷带着原件匆匆回到了胡健的办公室,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到了原处,一切还算顺利。

  丁明俊也出色完成了任务,这份珍贵的江防图通过单线联系人卢伯明一个又一个往上级递送,最后及时送到了司令员的手中。

  那天是丁明俊最难熬的一天,她不知丈夫是福是祸,和丁良典在家中焦急地等了一天,饭也吃不下。一直到沈世猷安全回家,他们心中的大石头才终于落地。

  几天后,卢伯明再次来到了地下联络点,布置了另一项紧急任务,希望沈世猷尽快侦取京沪杭区长江南岸炮兵部队兵力火力配备的详细情报。

  当时孝陵卫还没有建立我党的地下联络点,而总部已经宣布进入应战戒备状态,内部作战人员不可随意进出。

  丁明俊决定带着小红到中山陵游玩,顺便去取得沈世猷手上的情报。丁良典生怕姑姑和小表妹出事,要求代替姑姑去。

  丁明俊摇摇头:“敌人心虚,害怕学运,恨透了学生,你一个年轻大学生到敌人江防总部处走动,不是凶多吉少吗?”

  丁良典坚决不同意,拦住姑姑的去路,丁明俊对他说:“让小表妹也像你一样当个地下娃娃兵吧!襁褓里的小表妹,会是你姑母最好的掩护!”

  第二天一早,丁良典忧心忡忡地将姑姑和小红送上了公交车,他没有心思去学校,就待在家中等候着她们的消息。

  丁明俊穿着旗袍,看起来高贵优雅,她说想要带着孩子看一看丈夫,没人会怀疑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官太太,是为情报而来的。

  沈世猷见到妻儿,一切表情都很寻常,几句问候后,沈世猷低着头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将妻子搂进了怀里。

  就在这温情的一瞬间,沈世猷将兵力火力配备的详细情报塞进了女儿的襁褓之中。

  丁良典见到姑姑平安归来,喜极而泣,抱着小表妹又笑又跳,祝贺小表妹立了一大功。

  不久,沈世猷夫妇得到了消息,解放军百万雄师已经攻下了敌人江北桥头堡阵地,兵临长江边,渡江之战随时准备打响。

  沈世猷在此时得到一个重要情报,汤恩伯为了应付桂系,将拱卫首都的浦口等军李延年兵团的一个军调往安庆。

  沈世猷急切地等待着,好不容易等到了卢伯明,沈世猷赶紧将情报交给他,对他说:“敌援急如星火,我军更要兵费神速,我遥祝我军所向披靡,解放安庆并一帆风顺,打过长江。”

  在解放南京的战役之中,安庆、芜湖段成了千里长江防线之中的突破口,沈世猷夫妇功不可没。

  而沈世猷此时并没有沉浸在胜利之中,他立刻决定去上海。临行前他对妻子说:“打进敌人的江防总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不能擅自离开我战斗岗位,盯住敌人,是当务之急。”

  他吻了吻襁褓之中的女儿,登上了最后一班前往上海的火车,选择继续潜伏。

  24日一大早,丁明俊抱着女儿来到大街上,和群众们一起欢迎解放军进城,丁良典终于露出了孩子的一面,欢呼雀跃起来。

  三人高高兴兴回家之时,邻居们都奇怪地看着他们。丁明俊这才想起来,她现在还是“官太太”的身份,邻居们并不知道真相,已经对他们产生了敌意。

  南京解放后三天,专门派人去感谢沈世猷夫妇,见只有丁明俊和侄子在家,希望他们暂时不要暴露地下联络点的真实情况,以免沈世猷在上海遇到危险。

  好在上海解放不过就是时间问题,沈世猷很快和上海地下党组织成员胜利会师,当年潜伏在军中同一情报小组的同志们也终于聚集到一起,想起一年前,仿若隔世。

  沈世猷一生节俭,但只要是手表的问题,无论花多少钱他都要修好。这块老手表,就像是沈世猷的一位亲密战友一样。

  30多年后,卢伯明同志专程来看望沈世猷夫妇,在见到这件皮袄之时,感慨万千:“这件皮袄,多暖和啊!”

  1996年,沈世猷去世。临终前,他对女儿说:“当年和我联络的同志们的名单,千万不能公开。”

  47年过去了,他心中依旧牢记在白区潜伏之时的纪律,他也不想摆功称功,宁愿这些功绩深埋在心中,随同自己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的少年,曾因日寇的侵略而颠沛流离,从无一日安宁;在抗战胜利后,他们本可以选择富足而安稳的生活,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忘记他们最初的理想。

  在党和人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站在刀刃上,在人民当家做主后,他们却选择微笑祝福,对功劳闭口不谈。

  如果不是那只差点被扔掉的旧公文包,谁会去深究这样一段传奇?谁会知道在南京的某条小巷子里面,曾住过这样一对英雄夫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