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099558.com

戍边烈士肖思远弟弟肖荣基:哥哥我要当像你一样的好兵


更新时间:2022-08-16  浏览刺次数:


  结束了一天的体能训练,带着满身疲惫躺在县人武部宿舍的床上,我忽然真切地意识到,自己距离成为一名像哥哥那样的军人,越来越近了。

  我忍不住又想哥哥了。直到此刻,我仍然不愿相信,哥哥已经离开我们两年了。往事一幕幕涌入脑海,仿佛昨天我们还在一起玩耍打闹……

  2020年6月,一个寻常的下午,16岁的我正和父母准备晚餐。几名穿着军装的军人突然来到家中,神情严肃地和父亲说着什么。我后来知道,哥哥执行任务时受了伤,需要父母去一趟部队。

  父母不在家的那几天,我的内心忐忑不安,预感有可能发生了不好的事,但始终不敢去想最坏的结果。几天后,妈妈通过微信给我发来哥哥的遗像。那一刻,我握着手机的手在发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就在哥哥牺牲前几天,他还给家里打来电话,让父母和奶奶保重身体,让我好好学习。

  又过了一周,悲痛欲绝的父母抱着哥哥的遗像和骨灰盒回到家中。那个说要去边防保家卫国的哥哥,就这样留在了相框里。

  听父母说,那次战斗中,哥哥非常勇敢。哥哥会有这样的表现,我们都不感到意外。哥哥是家中的长孙,也是我们这一辈孩子里最懂事、最能吃苦的。有一年夏天,哥哥和舅爷一起骑着三轮车去送水泥和钢筋,卸货时手被擦破了。他怕舅爷看见担心,把伤口偷偷“藏”起来,回家后向我炫耀“战果”。还有一年夏天,哥哥去二爷家的饭店帮忙。那么热的天,厨房里像蒸笼一样,他忙了整整一个上午,干完活就回了家,连午饭也没吃。哥哥常对我说,做好事要默默无闻地做,如果光想着回报,想法就不纯粹了。

  妈妈说,哥哥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她带着他去村里的诊所输液。医生嘱咐输液时手不要乱动,她想留下来陪他,但那时家里人正忙农活,哥哥坚持让她回去,不用守着他。等妈妈来接哥哥时,发现他还一直保持着自己离开时的那个姿势。

  哥哥的一位同学讲,他家境不好,常常到了周五饭卡里就没钱了。虽然我们家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但哥哥总会把自己的饭卡借给他用,事后也不提及。

  哥哥总是那么懂事。我们家在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家里有6亩地,他经常到地里干农活,帮父母减轻负担。那年暑假,哥哥打零工赚了800元,自己只留了50元,剩下的都给了父母。入伍后,哥哥把第一年的津贴攒起来寄给父母。

  哥哥从来不让人操心,连参军也是这样。2016年,上大二的哥哥在当地完成报名、体检、政审等应征流程。入伍出发前几天,哥哥才告诉家人去边防当兵的消息。奶奶心疼地说,这是到了“天边边”了。

  哥哥入伍时,12岁的我还在上小学,没能去给他送行。哥哥到了部队后,我给他打去电话说:“哥,你在部队等着我,以后我也要去参军。”我依稀记得,每当电视里重播《士兵突击》,哥哥总爱拉着爸爸和我一起看。他喜欢许三多,喜欢他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喜欢他认准理想奋不顾身的样子。虽然哥哥没有跟我聊过他为什么要去当兵,但我相信,那时他心中已经种下参军报国的种子。

  入伍后,哥哥曾两次回家探亲。他很少向我提及部队的事。从哥哥的一言一行中,我能感受到,经过在部队的磨炼,他愈发成熟了。他第二次探亲是2019年。那年哥哥回家时,村里刚下过大雪,雪积得很厚。哥哥一到家,放下年货,二话不说拿起扫帚就开始扫雪,扫完院子扫门廊,扫完门廊扫路上。街坊邻居看见哥哥扫雪,都竖起大拇指,说思远当兵后身体壮实了,人也出息了。

  扫完雪,哥哥开始为一家人做饭。看着哥哥忙前忙后,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那天,哥哥做的饭菜味道棒极了。后来听哥哥的战友说,哥哥在连队组织的烧烤活动中也常给他们露一手。吃完饭,哥哥又开始收拾房间。我想去帮忙,哥哥说:“我回来你就别干了。等我走了,你在家里多干点活,帮咱爸咱妈和奶奶多分担一些。”

  那次哥哥休完假回部队后,家里人商量好,等哥哥2020年探亲回家时就为他办婚礼。没想到,哥哥那次离开,却成了永别。

  哥哥牺牲后的几个月里,全家人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父母整天以泪洗面,我无数次梦见哥哥,醒来却意识到他还是离开了我们。

  那段时间,很多人来家中看望,有部队的,也有政府的。他们向我们讲述哥哥在部队的事迹,赞扬哥哥为国献身的精神。看着放在精美盒子里的军功章,挂在哥哥房间里“一等功臣之家”的牌匾,我内心参军报国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我想替哥哥完成他未竟的梦想,也想实现当年对他许下的诺言。

  今年,即将结束3年中专学业的我年满18岁,到了可以报名应征的年龄。按照学校“3+2”的学业安排,接下来我还要完成两年的大专学业。年初延津县人武部领导来家中看望时,我还是流露出希望能报名应征的想法。

  此前,我和家人商量过保留学籍报名参军的事。母亲红着眼眶说:“只要你做了决定,爸妈都支持你。但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说:“你要想好了,兵不是那么好当的。不会因为你是肖思远的弟弟,就能成为一名好兵。”

  今年3月,我向延津县人武部提交了入伍申请,经过体检、政审等一系列流程,成为预备兵员。站在延津县人武部大门口的哨岗上,我想象着哥哥在雪域高原站岗的场景,就一点儿也不觉得苦和累。我把哥哥生前在军营的一张留影放在迷彩服靠近胸口的左侧口袋里,希望哥哥能见证我的成长。

  在延津县人武部的这段日子,我处处以哥哥为榜样,训练不掉队、干活不喊累、跑步争第一。我开始慢慢理解了哥哥的那句话,“要当好兵就要严格要求自己”。

  “走在喀喇昆仑,我们就是祖国的界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祖国的领土,无比自豪!”哥哥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哥哥,我以你为荣,你在最好的年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今天,我以你为榜样,即将踏上你走过的路。明天,我希望能和你一样,做一名优秀的战士,为祖国站岗放哨。